当前位置:wellbet体育 > wellbet体育 > 不是樊胜美,却被社会摧残的千疮百孔!

不是樊胜美,却被社会摧残的千疮百孔!

时间:2018-09-09 14:43 来源:http://www.baidu.com/ 作者:佚名 点击:
我不知道,我投入他的怀抱是不是一种宿命。我半岁的时候,母亲就去世了。当别人家的孩子在妈妈怀里撒娇时,我只能在为数不多的几张泛黄的老照片上找寻母亲的痕迹。中专毕业后,我在武汉工作,进入一家公司做老总秘书。我们老总名字叫文斌。文彬对我特别器重,
我不知道,我投入他的怀抱是不是一种宿命。 我半岁的时候,母亲就去世了。当别人家的孩子在妈妈怀里撒娇时,我只能在为数不多的几张泛黄的老照片上找寻母亲的痕迹。 中专毕业后,我在武汉工作,进入一家公司做老总秘书。我们老总名字叫文斌。 文彬对我特别器重,特别关心。我对他的印象也渐渐有了改变,他在工作上很有自己的一套,不论是什么问题他总能解决得很好。而且他还很有才华,经常写写诗什么的。总之,在我眼里,他变成了有着成熟魅力的成功男士。 去上班没几天,他便带我和司机去了苏州、湖南等地。一路上,他给我讲了他的创业史,让我特别佩服,他是个文化水平并不高的农村人,能白手起家,有今天的成就的确不易。他还给我讲了他的家庭,说他的婚姻很不幸,家庭给不了他温暖,现在的太太是他的第二任太太,但他们之间没有感情。一个成功男人婚姻却很失意,我为他感到惋惜。 一个双休日,我们一起去了一个旅游区,那天他吻了我,回来后我们就同居了。 我享受着他给我的物质,穿行在这个灯红酒绿的城市。从小清贫的生活让我更加肆意的挥霍现在的美好。 一天,一个浓妆艳抹的女子冲进办公室。我依然如以前一样给文斌汇报工作,那女子一进门便狠狠地甩了我一巴掌:“贱货,谁让你勾引我老公的?”我一时就呆住了,脸火辣辣的,不知说什么。 “小梅,你来干嘛?”文斌一把拉开了那女子的手。“你让开!”小梅扑到我身上,掐着我的脖子:“你这破坏别人家庭的小三,狐媚子脸,这么漂亮的脸蛋,为什么要勾引我的老公,说,你是不是花文斌的钱去整的?”我被掐的透不过气。文斌拽着他的老婆,却抵不过一个疯狂的女人。“你快说啊!快说!是不是花文斌的钱整的,一张狐媚子脸!”那女人摇晃着我的头,我挣扎不过来了。 “说,我说!”我好不容易缓过气。“对,就是文斌的钱,衣服、鞋子、整容,都是文斌的钱!衣服、鞋子都是名牌店买的,整容是尚美整的,我天天都花文斌的钱,你这个老女人!” 喊完眼泪就留下来了,这段恋情随着这个闹剧收场。我离开了武汉,我一个人去了北京,城市那么大,我却不知道方向在哪里。 原创刘云峰微信公众号:liuyunfengzimeiti(责任编辑:admin)
------分隔线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
地址: 电话: 传真: 邮编: E-mail: